展览回顾
Review On View
湖山吟——章晓明绘画艺术展
展讯
时间


2021年11月10日-2022年1月10日


策展人:

蒋梁、王乐其


展览执行:






参展艺术家:



章晓明


学术支持:





主办单位:

光达美术馆 中国美术学院艺术哲学与文化创新研究院


协办单位:

中国美术学院绘画艺术学院油画系 具象表现绘画工作室
前言


图片


湖 山 吟

THE CHANT OF MOUNTAIN AND LAKE

章晓明绘画艺术展

PAINTINGS AND DRAWINGS BY ZHANG XIAOMING



艺术总监:司徒立

策展:蒋梁、王乐其

开幕时间:2021年11月10日15:00

展览时间:2021年11月10日-2022年1月10日

展览地址:中国杭州·光达美术馆

主办单位:光达美术馆

中国美术学院艺术哲学与文化创新研究院

承办单位:中国美术学院绘画艺术学院油画系

具象表现绘画工作室





(一)

都说:西湖只有一个,而每个人的眼中却有不同的湖山。有人写湖岸风月,“杨柳岸,晓风残月。”有人写山抹微云,“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白居易眼中是“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苏轼的吟咏:“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最浓郁的正是苏轼的望湖楼醉歌:“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最清浅淡远的该是张岱的《湖心亭看雪》。“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图片



家园·秋

章晓明

布面油画

180cm x 120cm

2005



张岱的雪湖,肃穆沉静,只是天云山水,只是几个淡远的量词,却将湖山素白的好,端于目前。晓明的湖山绘画,总让我纤想张岱的雪湖,既简约,又悠长;既干干净净,又浑浑茫茫。西湖沉静中的意味深长,如晓风残月中的寂然长啸,划人心怀,幽荡难忘。



图片

印象西湖之六

章晓明

纸本木炭

79cm x 110cm

2021



早先,晓明并未绘画湖山。1987年,中国首届油画展,晓明以一幅《七里铺》面世,引起艺坛关注。那是改革开放的初年,西方百多年艺术史的各色流派纷至沓来。晓明独选古典绘画的方法,表现中国西北风情。那种勾线着色、层层相罩的技法,那种浮雕似的横列构图,那种木然淡远,却又滋然温厚的表情,塑造起中国高原人群的朴然之风,成为那个年代汲取西方画风的一个成功的范例。可能直至今天都有不少青年从中得以启发。


图片

眺望圣母院

章晓明

纸本铅笔

53cm x 64cm

2002



这之后,晓明留法学习三年。和大多数那个年代中国的旅欧艺者一样,晓明在欧洲的博物馆的艺术风情中游荡,长久地游荡。因为欧洲的现当代艺坛让年青的中国艺者全然陌生,对博物馆却有故园的亲熟。这中间,晓明认识了司徒立先生。司徒先生长期思考和实践的绘画理论给予晓明深深的启迪。晓明毅然回国,从头开始,从素描开始。写生,写身边的真切而真实的事物。他的身体力行,带动了国美油画系的绘画之思的好风气,在写生中注入构成性思考,注入语言境域的体验。这时候,司徒立先生应约前来国美,开启长时期的讲学布道,传播当代绘画方法的思考,倡导西方哲学新学的思想背景,全面实施和构建具象表现绘画方法论。晓明是其中的核心成员。他把自己的艺行与思考融入方法论建设,做出突出贡献。当年的“具表三人行”,他是磨心中的一位。他的浓厚深潜,始终为具表教学带来一份难能可贵的厚度。



图片

窗外之六

章晓明

纸本焦墨

66cm x 52cm

1997


图片

书桌之三

章晓明

纸本木炭

109cm x 79cm

2007


在这个过程中,晓明除了坚持素描日课之外,创作没有停。他从身边开始。先画了简状画室的结构,让画室春秋成为一场空间“冒险”。又画了一批密密麻麻的颜料,让日日亲近的铝管恍若考古的山峦。晓明有一双巧手和少有的大心脏,所以他学谁像谁,同样画一种东西,却总在细节的关键之处,在亮真刀枪的绝命瞬间,功深一寸,技高一筹。他将阿西加的平面巧构发展成一种餐桌纵横的“果式经典”;他从自家高窗上俯望日日的风景,将那凡常景色画成缠绵生动的山居图卷。所以,首届具表五人展时,有艺评家曾深情地说:不要打扰晓明,不要太多的解说,让他静静地画下去。那绘画的诗意就在其中。


图片


颜料之二

章晓明

纸本木炭

65cm x 153cm

1996


图片

颜料之三

章晓明

布面油画

84cm x 160cm

1996

(二)
晓明的确静静地画了下来。他画山,群峰寂寂,岩谷悠悠。他画水,一水淡涵,清光远抹。他画晴湖,青翠摇落,林壑传香。他画夜湖,湖光远灯,树风长啸。这些年来,晓明静静地仰南山,俯钱江,听新篁,游夕照,将所见所闻细细地琢磨,汇作湖山之吟。




图片

家园·秋夜

章晓明

布面油画

180cm x 120cm

2006


晓明的湖山吟的最大特点是沉厚。油的画彩,纤丽秾华,贵在骨意。西方五百年厚积,谢朝华而启夕秀。以油的秾华,面对潋滟空濛的湖山,常存冗肥之殇。西湖一水荡漾,三面云山。北面孤山横断,葛岭立屏;南面雷峰兀立,笠岭相连。西面群峦叠嶂,逶迤苍茫。众山如屏,环伺湖水。在晓明眼中,满目风神,其骨在山。此山并不延绵,却如壁如立,苍郁一片。这山与树与岭与湖,浑然一色,卓立于天幕之前。乘天时之机,则可往而愈往;识山形浑茫,则已真而愈真。晓明用沉厚的画笔,编结林壑异样的纤浓,织就浑浑茫茫的璧山。晓明又怀卓然不群的沉着,挥洒画笔,找寻其间的不周不尽之处。如遇不尽,或纤益求纤,秾益求秾;或由纤而秾,厚积沉郁;又或由秾而纤,放笔涂抹。如是再三反复的寻觅和积淀,于不意如是处而忽然如是,进而纤秾得中,老景常新。晓明的山,一派绿林野壑,霞栖气清。


图片

秋分

章晓明

布面油画

162cm x 324cm

2021



晓明的山因秾而沉着,他的水却因淡而沉着。他画纯然的山,又画纯然的水。这水横流如浑,冲而弥和。虽无一物,却满江落宕。这水无问四季,春水如浊,秋水如澄。晓明不画季节,却只画岁月;不画波光滟丽,却只画天光水色的本身。生活之中,晓明的心跳出乎意料的慢,塑成了一种异乎常人的沉着。秉着这种沉着,他独步河流,潜没江湖。唐司空图《二十四诗品》中关于“沉着”有这样的诗话:海风碧云,夜渚月明。……如有佳语,大河前横。这江流空阔,只是一个静。水流沆砀,虚实相生,偶有声响,划然明快,直若大河横置目前。晓明以这种天性沉着,一任自己沉浸其中,化身其中。这满江的沉挚,不带沾滞,不有空乏,浑浑然蕴成一片纯厚之境。这纯厚之境,恰是晓明的天性。他用纯山、纯水,纯纯的一境,来营这种境。如遇佳语,这种境势若大河,滥漫前横。这种纯然之境正如张岱的雪湖,简约沉明,划然风动,那幽静明澈的沉厚之气,亦横于观者心中。



图片

湖光山色之五

章晓明

布面油画

162cm x 324cm

2018


晓明近年始画夜湖。夜湖之绘,亦是要以夜的沉炼来蕴发纯然之境。夜的林荫与天色相融,浑然一片。这夜的浓,如黑云翻墨,又在树径的根处,亮起白雨跳珠的明彻。这纯然的夜境,与纯山、纯水一样,唯其纯,让晓明的沉着得以自在的栖落,得以快意的浸润。这种沉着,有独步的仪态,有远行的宏阔,有卷地忽来的明快。它需要反复的重温,而这些纯然之境正是这份沉着呼吸相赠的境所。晓明痴迷于这种境域的重温。那种重温之中的情往似赠的亲熟,兴来如答的会心,转瞬即失的捕捉,最令晓明得意和欢快。在这欢快之境中,绘画的虚与实、滞与爽、痛快与纠结,都凝在一处,诸多的形得以释放。心凝形释,诸般表现只在一瞬,举手有意,挥臂含情,沉着的深处,总涵温厚的衷情,直若一个返乡者,在凡常之境中,频频泛起重游、重返、重温的不尽涟漪。



图片

湖光山色之三

章晓明

布面油画

162cm x 260cm

2017



“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这是王维《终南山》中的名句。王维的诗句总有一种可居可游的相安之感,又是那种无独无我的纯然之境。晓明的画也让我想到这诗句,水山入看无,笔色回望合。在不断的重复之中,我们追随这湖山之吟,持续地逼近某种沉厚的纯然之境,并一次次地品赏重温的暖意。

许江

2021年10月30日




湖山缄默,本色古拙,千年南宋遗韵,沉淀成当下每一片此刻。

在往复之中,重重光影,映射与叠合成回响的秘密。

湖山精神的复调乐章,低沉而典雅。

章晓明的画风简约典雅、潜隐持重,开合大气又含蓄微妙。

他的绘画以理入境,化理于景,中虚而静,通而有间,一如他的为人和性格。

他从油画系走廊画到木工房,从窗外楼群画到室内空间,从静物、花卉,一直推向那一片湖山。他生活于此,长期浸润,得之通透。江湖敛瞑色,湖光收夕霏,山山唯落晖,树树皆墨色,一片湖山在其反复描绘之中,皆成湖心物境。

本次展览试图呈现章晓明三十年具象表现绘画实践内在的脉络和层次,分为“意蕴”、“叠合”、“回响”、“复调”四个篇章,它们在时光中起伏,成为画家朝向湖山主题低声吟唱的韵律。



——蒋梁



图片


章晓明


1957年生于杭州

1984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并留校任教

1985年参加赵无极绘画讲习班

1988年-1990年获法国政府奖学金,在法国埃克斯美术学院研修

2001年-2002年获国家留学基金,在法国巴黎美术学院研修

中国美术学院绘画艺术学院油画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油画学会理事,浙江省油画家协会副主席


相关活动